姓氏是语言和文化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它不仅是人名标志和家族标志,还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一、引言

姓氏不仅仅是人们借以相互区分的标志或称号,而且还包含了丰富了文化内涵。一个时期的姓氏往往能反映那个时期的社会文化的诸多方面,而姓氏的历史演变也包含了无数的历史故事。

二、汉族姓氏的起源和演变

中国的姓氏产生于原始社会后期,在奴隶社会初具雏形,进入封建社会之后才真正形成相对固定的形态。姓氏区分着人的家族血缘,标志着群婚制向以血缘为区分的婚姻制度转变,也标志着人类的进步。姓起源于母系社会,随着社会生产力发展,母系氏族制度过渡到了父系氏族制度,氏产随之产生。姓氏最早用于部落名称或部落首领的名称,身份低贱的人是没有姓氏的。氏的出现反映了人们进入阶级社会。

最早的姓氏反映了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的社会发展和文化风貌。上古时期多女字旁的姓,如姜、姬、姚、嬴、姒等,这印证了母系社会的存在。另一些姓的起源则被考证为与上古图腾崇拜有关,如熊、龙、云、火等。周朝分封制度如齐、鲁、宋、卫等;等级制度如公、候、伯等,官吏制度如司马、司寇、司徒、司空等,居住环境如郭、城、园、池等,技艺职业如陶、巫、卜、匠等,这些字都成为了当时的氏。由于早期民族的融合的影响,也出现了不少与少数民族有关的复姓,比如长孙、万俟、宇文等。

从秦汉开始,奴隶制社会被封建社会所取代,奴隶开始有了自己的财产并希望通过姓氏和血缘关系将自己的财产稳固并传承下去。这个时期的姓氏的特点是简单化、雅化。如王子、王孙等氏就演变为王姓了,姓狐的人改姓胡,姓苟的人改姓敬。少数民族的姓氏也逐渐汉化,比如耶律氏改为肖姓,拓跋氏改为元姓。两汉时期人名多为单名,如刘邦、项羽、刘备、曹操等。魏晋南北朝之后,北方的崔、卢、李、郑和南方的王、谢、顾、周都成为大家族,诗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便体现了当时王谢两家的地位。 为了维护大家族的后代利益,联宗、叙谱的宗法制度开始盛行,名门望族开始给后代取复名,在单字之外加上字辈谱里的字。

封建社会结束后,尤其是新中国建立之后,社会制度也更加公平,姓氏不再标志着社会等级,不再具有各种政治意义。随着女性地位的提高,子女姓氏出现父母姓氏合并起来的姓氏,也出现不少随母亲姓的现象。

三、历史上改姓的现象

历朝历代人们都非常重视姓氏,姓氏是一个家族的代表,一般人不会更改姓氏,否则就违背了封建孝道,然而历史上依然存在很多改姓的现象。改姓现象之一是皇帝给功臣赐姓或将触犯统治者利益的人贬姓,如汉高祖刘邦赐项伯、娄敬刘姓,唐朝赐姓尤其普遍,比如李抱玉本姓安,李绩本姓徐,李光弼本契丹人,均被唐朝皇帝赐姓李。贬姓则主要是对谋反者的惩罚,被贬之姓有蛸、枭、蟒、厉、莽等,但后代大多被改回雅姓。改姓有时是为了避讳或避祸。封建社会帝王姓名和长辈上级姓名都有威严姓而不可触犯,取名时必须避讳改用其他字,甚至谐音都不允许。比如汉明帝名刘庄,因此庄姓都改为同义字严姓;宋高祖时期有殷姓人,与赵匡胤之胤谐音而被告官府,因此改姓形近字殿。避祸的的原因有避朝廷迫害、避仇敌等,比如司马迁后人为避祸改姓同或姓冯;岳飞的后代为躲避奸党追杀,因在湖北避难改姓鄂或上山下丘倒写。通过考证姓氏的更变,我们可以追溯和印证很多历史事实。

少数民族改汉姓的现象也屡见不鲜。比如汉武帝赐金姓给匈奴休屠王太子金日磾;明朝王冀给傣族酋长“赐”怕、刀、剁三姓,以此恐吓少数民族。 北魏孝文帝将拓跋氏改为元氏,独孤氏改为刘氏,丘穆陵氏改为穆氏等;唐朝元稹、王圭、长孙皇后等都是鲜卑人;元代政治家廉希宪是维吾尔族人;明代郑成功本是姓马的回族人,因功被赐姓郑;清末民初,满族的爱新觉罗氏改为金、伊、洪、德等姓……以上现象反映了历史上汉族人民和少数民族的交往和融合,也显示出汉族文化强大的生命力。

姓氏改变的另一大因素是简化。 例如春秋时期姓富父终甥的后人改姓富,战国西门豹的后人改姓西,钟离氏改姓钟,慕容氏改姓慕,司马、司空、司徒等姓均简化为司姓。另一个简化的方法是姓氏笔画的简化,比如鄣、鄫、邾、邴、郕等姓都简化为章、曾、朱、丙、成等姓。新中国颁布的汉字简化方案也出现一些被简化的姓氏,比如傅姓简化为付姓、戴姓简化为代姓等。

四、姓氏与文化

汉族姓氏文化是社会发展的生动写照,每个时代都以起历史在影响着姓氏的演变。通过姓氏的演变我们也能反推考察历史文化。从姓氏这个入口,我们可以看到社会形态的更替进步,可以看到社会等级制度的森严和不公,可以看到封建集权下皇权的至高无上,可以看到强烈的宗族意识和宗法制度的产生、发展和逐渐消亡,可以看到汉族人民的一些风俗心理和伦理道德,可以看到汉族与少数民族之间的交流与融合,也可以看到语言文字简化的趋势。每个汉字都是一部历史,每个姓氏背后也同样包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需要我们继续研究和发现。

图文源于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