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宗萨钦哲仁波切

弟子问: 您好,佛教谈平常心,平常心和非常心的区别是什么, 而仁波切又怎么让我们理解分别心?

宗萨钦哲仁波切:“平常”这个词的用法取决于不同的事件。有时我们用“平常”这个词表达“无为”的意思。

这一点上,就像许多中国哲学家,比如老子。顺其自然,不东西驰逐,不四处找寻,只是如其本然,类似于此。在这个语境中,甚至还有一种修持在内——禅修。

举例来说,一位僧人坐在他的老师面前禅修。正在他禅修的当时,他想到了一个美女。如果他处在较低的法道,他就不应该去想美女,必须立刻断除这个念头。

可是在较高的法道,当出现美女的形象时,他不会试图去断除念头。如果他想“我正坐在老师面前,不能想这些”,那么他正在试图造作一颗不平常的心;他没有如其本然,一切如常。

他应该只是去观察他的心,不放弃也不迎取。

不放弃并不表示他被允许去对一个想象中的美女产生幻想。事实上那还比较容易做到。

较为困难的是当爱、慈悲与虔诚这种善念生起时,能去做“不造作”的禅修。当产生这些善念时,人们就变得很兴奋,保留它、珍惜它、记住它;不愿不造作、不再只是观察,而那就不再是平常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