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文澜书院是一个公益书院,坐落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孤山南麓,附近有白、苏二堤,西泠 印社,中山公园以及浙江博物馆等胜迹。其藻思阁为孤山最高建筑。杭州文澜书院奉行“成己成物”之宗旨,倡导“道器合一”之观念。本院以弘扬、传播国学为己任,同时为新农村建设提供理论支持。

朴斋学派是清人胡匡衷所创立的学派。胡匡衷,字寅臣,号朴斋,此学派因其号而名。

胡匡衷,字寅成,号朴斋,岁贡生,安徽绩溪人。绩学敦行,以孝友为乡里所重。于经义多所发明,不苟与先儒同异。所著有《周易传义疑参》、《三礼札记》、《周礼井田图考》、《井田出赋考》、《仪礼释官》等书。又有《左传翼服》、《论语古本证异》、《论语补笺》、《庄子集评》、《离骚集注》等书。其生平所作诗古文,别为一编,名《朴斋生集》。年七十四卒。

其家学有其从弟匡宪、侄秉虔、孙培翚、匡宪孙培系、培翚族弟绍焕、绍勋以及胡澍等承传。其中胡秉虔、胡培翚较为著名。培翚弟子有杨大靖、汪士铎等。其交游者有胡承珙、朱□、张聪咸、马宗琏、程恩泽、包世荣、汪喜孙、洪颐煊、洪震煊、金鹗、郝懿行、陈奂、陈用光、钱仪吉、魏源、张成孙、方体等。

朴斋学派致力于经学,以经证经为其治经的主要方法。在诸经中,此派尤长于礼。胡匡衷于经义多所发明,不苟与先儒同异。所著《周易传义疑参》十二卷,析程朱之异同,补程朱之罅漏,多采宋元各家,羽翼程朱之说,以相订正,而亦时出己见。

匡衷又著有《三礼札记》、《周礼井田图考》、《井田出赋考》、《仪礼释官》等书。其论井田,多申郑义。而授田一事,以为遂人所言,是乡遂制,大司徒,是都鄙制,郑注自相违戾。故作《畿内授田考实》一篇,列于卷首,积算精密。其释官,则以《周礼》、《礼记》、《左传》、《国语》与《仪礼》相参证,著有《仪礼释官》六卷、《侯国官制补考》二卷、《侯国职官表》一卷附《大夫家臣考》一篇、《春秋列国职官谱》、《礼记官职考》,可藉以考当时侯国设官的情况,如:《左传》官职每出东迁后所僭设;《礼记》且有秦汉职名,未可尽据。

胡匡宪曾读书于紫阳书院数年,通诸经。对于《易》,尝欲重刊《本义》以复汉志十二篇之旧;对于《诗》,谓《毛传》最古,郑氏已不尽悉其义,今本《毛传》多被王肃窜乱,其异同之变,尚可考见。又每叹唐宋以来,不明古人字借声转之理,解经辄多隔阂。著有《毛诗集释》二十卷、《绳轩读经记》十二卷、《石经详考》四卷、《读史随笔》六卷、《绳轩集》三卷。

胡秉虔,乃匡宪长子,精于训诂声音之学,于说文用力尤深,著《说文管见》三卷,其论省文、假借,实发前人所未发。著《古韵论》三卷,会合请家之论而持其平。著《卦本图考》一卷,论画卦之原。著《周易小识》八卷、《尚书小识》六卷、《论语小识》八卷,皆取诸经文字句读异同,详引而辨正之。著《尚书序录》一卷、《毛诗序录》四卷,列序说于前,采注疏附后,而以己意论断之。著《汉西京博士考》二卷,详考诸经博士源流,可见西汉传经之师法。胡培□曾历主钟山、惜阴、云间、径川诸书院,受其学者甚众。居乡时,又创立东山书院。

秉虔通经博闻,尝病《仪礼》贾疏多绛,乃有重疏之志。初意专解丧服,故从丧祭起手,先成《丧服经传》、《士丧礼》、《既夕礼》、《士虞礼》四篇,次及《特牲馈食礼》、《少牢馈食礼》、《有司彻》诸篇。草稿粗具,患风痹,乃左手作书,且命族子肇听助之校写。研精覃思,积四十余年,撰成《仪礼正义》四十卷。尝自述其体例有四:“曰补注于经之无注者,一一疏之,疏经即以补注也;曰申注郑君之注,通贯全经,文辞简奥,必疏通而证明之,其义乃显;曰附注是非得失,以经为断,勿拘疏不破注之例,凡近儒之说,虽与注异而可并存,则附录之,以待后人之参考;曰订注郑君注义有未尽确,则或采他说,或下己意以辩正之,必求其是而后已。”其书唯《士昏礼》、《乡饮酒礼》、《乡射礼》、《燕礼》、《大射仪》五篇未竟。

此学派代表著作除上述者外,还有胡匡衷《庄子集评》、《朴斋存稿》,胡秉虔《甘州明季成仁录》、《景忠录》、《经义闻斯录》、《槐南丽泽编》、《月令小识》、《四书释名》、《小学厄言》、《对床客话》、《惜分斋丛录》、《消夏录》,胡培翚《燕寝考》、《禘袷问答》、《研六室文钞》,胡培系《仪礼宫室提纲》、《燕寝考补图》、《大戴礼记笺证》、《皇朝经世文续钞》、《教士选言》,胡绍勋《四书拾义》,胡绍焕《文选笺证》、《蠡说丛钞》,杨大靖《说文重文考》等。

徐世昌《清儒学案》评朴斋学派曰:“朴斋实事求是,以经证经,遂开家学。传及竹,益以逮密,《仪礼正义》尤为集成之书。一门数世,自相师友,斐然有述作者无虑十人。海内论家学之盛,于鄞县万氏、元和惠氏、嘉定钱氏而外,绩溪胡氏实为后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