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文共欣赏

疑义相如析

                  | 陶渊明

腹有诗书气自华

中国电影史

内容简介

明思宗崇祯末年,“明末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来南京参加科举考试,落第未归,寓居荧愁湖畔,经杨龙友介绍结识李香君,两人情好日密。订婚之日,侯方域题诗扇为信物以赠香君。

当时隐居南京的魏忠贤余党阮大铖正为复社士子所不容,得知侯方域手头拈据,遂以重金置办妆奁,托其结拜兄弟杨龙友送去以笼络侯方域,意欲借以缓和与复社的关系,被李香君看破端倪,义形于色,退回妆奁,阮大铖因此怀恨在心。

李自成攻占北京,马士英、阮大铖在南京拥立福王登基,改元弘光,擅权乱政,排挤东林、复社士子。时镇守武昌的宁南侯左良玉以“清君侧”为名兵逼南京,弘光小朝廷恐慌。因左良玉曾得侯方域之父提拔,侯方域遂写信劝阻,却被阮大铖诬陷为暗通叛军,侯方域为避害只身逃往扬州,投奔督师史可法,参赞军务。阮大铖等逼迫李香君嫁给漕抚田仰,李香君以死相抗,血溅定情诗扇。后杨龙友将扇面血痕点染成桃花图,这就是贯穿全剧的桃花扇的来历。

阮大铖邀马士英在赏心亭赏雪选妓,被李香君趁机痛骂以泄恨,但仍被选入宫中教戏。李香君托苏昆生将桃花扇带给侯方域,侯方域回南京探望,却被阮大铖逮捕入狱。

清军渡江,弘光君臣逃亡,侯方域方得出狱,避难栖霞山,在白云庵相遇李香君,在张道士点醒之下,二人双双出家。

创作背景 

明朝灭亡之后,不少明朝的遗老不时聚会,抒发亡国之悲和人生愤慨。孔尚任的父亲孔贞播就是其中的一位。孔贞播重气节的品格、忧世的心肠、归隐的行为,无不对孔尚任产生了重要影响。

贾凫西是另一个对孔尚任产生重大影响的人。贾凫西是孔贞播的友人,是位刚直不阿的明朝遗老。孔尚任幼年时曾为贾凫西的座上宾,而且受到贾凫西的优待。贾凫西的思想对孔尚任也有重要影响。比如《桃花扇》中的柳敬亭说《论语》即是从中贾凫西处得来。

还有一位重要的人物,正是他为孔尚任创作《桃花扇》提供了素材,他就是明末遗老孔尚则。他是孔尚任的族兄,在弘光朝做过刑部郎中。秦光仪是孔尚任的岳父,他因为在崇祯朝曾避乱于孔尚则处,故而从他那里得知大量的南明遗事。明亡后,孔尚则闲居曲阜老家,与同族的孔贞播、孔尚达以及贾凫西等遗老,不时来往,时常聚在一起痛饮狂歌,抒发忧乱之慨。再加上孔尚任的岳父秦光仪经常向孔尚任讲述弘光遗事,终于使孔尚任萌发了创作《桃花扇》的动机。

1690年,孔尚任还京,任国子监博士,过了很长一段冷局闲曹的生活。他的剧本《桃花扇》,正是经过了长期酝酿,于1699年左右写成的。

据孔尚任自己说,他早就有过把南朝遗事形诸笔墨的想法。“予未仕时,每拟作此传奇,恐闻见未广,有乖信史,寤歌之余,仅画其轮廓,实未饰其藻采也。”出仕后,经过十余年的辗转奔波,返京多暇,“乃挑灯填词”,终于完成了这部作品。《桃花扇》的胚胎,虽萌发于作者的青年时期,但硕果却是结聚于作者经历种种曲折,思想成熟之后。作者眼界扩展了,思想开阔了,对现实的认识深邃,当他搦笔研墨,创作历史剧时,就使作品包藏了更巨大的容量。

艺术特色

对比

在布局结构上作者还运用了对比的手法,使剧情的发展更加引人入胜。侯方域两上媚香楼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眠香》出写侯方域初上媚香楼,正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的季节,桃红柳绿,春情无限,媚香楼上,侯、李沉浸在“春宵一刻天长久”的喜气洋洋之中。而《题画》出写侯方域第二次上媚香楼,只见庭院寂寥,一片荒凉,媚香楼上,纸破窗权,纱裂帘慢,“对景触情,怎能忍住一双泪眼”。这一喜一悲,两相对比,深刻地反映了社会大动荡所带来的巨大变化。在剧情处理上,作者还特别注意情节发展的前后照应。例如:在第一出《听稗》中,侯方域上场时就说陈定生、吴次尾二人住在蔡益所书坊,后来在第二十九出《逮社》里,写侯方域到蔡益所书坊访问陈定生、吴次尾,因而一起被捕,这就不会使我们感到突然。又如在《听稗》出中,侯方域约好陈定生等去道院赏梅,家僮来说:“魏府徐公子要请客看花,一座大大道院,早已占满了。”到了续四十出《余韵》,这位徐公子却穿上了清朝的服装,在上元县当了一名皂隶,下乡访拿山林隐逸。可谓伏线千里,前后照应。又如在开头描写莫愁湖上那一片“江山胜处,酒卖斜阳,勾引游人醉赏”的艳丽风光,与结尾的墙倒宫塌,满地蒿莱,夕阳残照的萧条光景,相互关联映衬,构成了全局在环境气氛上的强烈对比。从这些地方可以看出作者在布局上的独具匠心和细针密线的功夫。

叙事

《桃花扇》能够“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是因为其文本内部蕴含着一套固定的叙事语法。《桃花扇》的叙事结构实际上是有着多条叙事线索的复合型叙事序列,在经过一系列的互补和叠加后,形成了绵密、完整的有机形态。其中有两个最主要的序列:一个是历尽悲欢离合,为爱千里寄扇的候、李爱情故事;另一个是诉说南明小朝廷兴亡的国家故事。这两个叙事序列贯穿该戏的始终,并在恰当的时机不断转换,使得《桃花扇》在叙事上高潮迭起,如线如珠。

人物形象

在《桃花扇》紧凑的结构中,作者塑造了上自帝王将相,下至妓女艺人的不下二三十个人物形象,这些人物有主有次,有褒有贬,但在孔尚任笔下,其性格却各不相同。比如,同是奸党,马士英有权有势,喜爱别人奉承,贪鄙而无才略;阮大铖则狡诈阴险,善于出谋划策。对不同的人物,作者也采用了不同的表现手法,有的点染成趣,有的进行平实的白描,有的则采用夸张的手法,不同表现手法的运用,对于人物的个性化是很有益处的。

关于我们的简介

  百胜艺术教育是针对播音、编导、表演、少儿播音主持培训的连锁机构,省会最专业的传媒类培训学校。

  2017年我们横扫中国传媒大学、浙江传媒大学、上海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四大名校,成为省会艺考培训的领跑者!

  2018年招生全面启动,我们将继续做您身边最贴心的艺术专家!免费试听,尽情感受!

百胜教育

您身边的艺考专家

百胜教育

 

上课时间:

每个周日上午9点——下午6点

 

上课地点:

建设大街与中山路交口西北

角燕华大厦22楼2206百胜教育

 
 

QQ联系:

你若有梦想,我们陪你追梦,

我们的未来,你来执笔成书。